“当时想着这些钱的数额并不大,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很快到了2011年春节,先后有四五个业务单位的人给我拜年,几乎每人都给我2000元左右的红包,还有人另送了一些烟酒。”陈华供述。

习以为常之后,陈华对接下来逢年过节业务单位给的红包、礼物、出游安排等全部笑纳,甚至包括免费装修住房也坦然地接受。最终,是检察机关的传唤令他如梦初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