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来英表示,国家建设药品追溯体系标准,还应该明确药品生产企业和流通企业。“实施这个标准应该是药品生产企业和流通企业的法定责任和法定义务,因为必须保证它的产品健康有效安全,这是它的责任,是它的义务,也是它的社会责任感的体现。因此建议国家在建立制度的时候,充分利用社会各种资源,比如我们可以搞源代码开放,我们研究怎么让大家投入到物联网建设当中,这对我们医药事业发展很有好处。”霍琦

“考察意见和招生有什么关系呢?”上述清华大学招生办的负责人向澎湃新闻反问道,“考察意见只能是推荐。”